【监狱菊X造桥菊】来一发短小的小短篇<1>

太阳监狱菊X造桥老板菊

又名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黑心商人(不用救了直接打死

依然有必要声明,我是真爱粉啦。

撸否抽了放不上超链接!欢迎大家点我头像看其他老菊相关作品!



 “贪污受贿,克扣公款。”
 雪茄噗一下,散发出烟雾,在空气里扭动着尾巴,像条细小的蛇腹炸裂开来。团状的烟雾打在那人脸上,他下颌紧绷,向后神经质地一缩,却被牢牢卡在椅子上。
 他深吸一口气。
 放松,放松。老菊——你是个天才——天才是不会被道冷冰冰的高墙困住的——加道铁丝网又能怎么样呢?
 这是他在囚车上乐观的想法。
 “ 你个刁民,真是目无王法。”那个声音又闷

【黑菊X血菊】不知谓何的小短篇{ 1 }

一个【血源太阳骑士】穿越到【黑魂】里,被【黑魂太阳骑士】捡到的故事。
一段两个帅(chou)哥(bi)互相嫌弃的恩怨情仇。
一块爱老菊爱得深沉的lo主。
(并不是黑哦,嘻嘻

我看见了神。
他一时觉得呼吸都有点儿憋屈,一口气生生堵在喉咙口,比背后紧压的碎石块还硌人。
他看见那张脸,不,神迹,在一层黝黑坚毅的光泽下,那双如临渊之水般的眼眸,正带着其下深重使命感赋予的哀伤,有力地射向自己的方向。
就算意识仍在模糊中,但那一瞬间,他控制不住地联想起自己被盘踞于塔楼顶的古神捏在手中的刹那,天地变色——它即是万物,万物又归于空虚。那绝非可以轻易为人力所左右的意志,是一种面临未知事物内心忍不住震颤的本能。人...

【靖苏】五十度灰2.0 (R18\黑化慎)

已经获得原作 @稻场 授权的视频改文。原视频戳

萧景琰【切开来是黑的】 预警在前

以及脑补了部分情节,写着写着就刹不住车了(躺


| 一 |
 凡是嗅觉灵敏些的人,都不难闻见,这金陵城里,得变天。
 云早就聚起来了。近年朝中,太子废黜,黯然离京,若有心人去看,那城外的青青草,只怕还没没过当日颓丧的车辙印子。
 这么一说,当朝陛下五子,堂堂的七珠亲王萧景桓总该得势了吧?人人可都巴巴看着誉王殿下能搅起多大浪,久了却觉得不够味儿——近来那些倒下的重臣国公,怎么似乎都是和那位殿下从交甚密的?再看当日,那无宠无爱、低调...

天哪你们看!!老菊他回我了!!他回我了啊!!

用颤抖的手指点开私信后,冲到洗手间洗了把脸,扑在床上滚了几圈,像疯子一样贴到墙上,然后挪到电脑前。

wocwoc @哑泫 媳妇我以后谈恋爱就靠你了。

不过我真的打了五十... ...目前身无分文,倾家荡产博君一笑,也值了。

魔都神探夏洛克主题咖啡馆

【白龙X混沌】万叶静默

海鲜馄饨ONLY,短篇已完。由群里一位小伙伴发的“太子爷?”开出的脑洞。混沌单方面失忆,裹着玻璃渣的糖,请放心食用。


| 一 |
 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,正在举行一场盛大舞会。小姐们的步伐带过香风阵阵,珠翠闪耀,配着得体热情的微笑撩拨着在场每一位男士的心。
  除了立在吧台边举着酒杯,与这场合格格不入呆立在一旁的男子。
  敖烈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拿着酒杯站在这儿像个傻子一样的时候,但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将视线从那一道高挑的背影上挪开。有什么他曾经刻意去想方设法遗忘,一遍遍在一个人的夜里辗转反侧说服自己全是假象的东西,在目光触及到那一湾的深黑时在尖叫。
  他想去接...

【白龙X混沌】三流剧本(下)

  海鲜混沌写到现在,在这个圈子的产出也有了一只手的数。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篇,因为最近真的是超负荷产文【笑。于是在《三流剧本》的终章,谢谢每一个支持我陪我走过这段路的小天使,以及对以往的完结作品做一个整理。按时间顺序排列,超链接点击即可。


=====...

【白龙X混沌】三流剧本 (上)

海鲜馄饨only,演艺圈paro,不超三更完结。


| 一 | 
  敖烈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混沌时,天色阴沉,满聚密云,阴风拂面,只有在遥远的天际线外才隐隐沁出晦涩的白。他坐在保姆车里,一个化妆师小心翼翼地用粉底霜扑过掉色的皮肤,助理则沉着脸站在一边,手有一下没一下敲着膝盖,嘴里嘟囔着。

  “这雨怎么还不下。导演说,再不下,只好用人工喷水了。”

  “你急什么。成本花得再多,片酬该有的还是一分不少,分成也缺不了你的。”

  “这哪是一回事儿啊,您把我当啥了。”那助理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,“重点——重点是,这人...

【白龙X混沌】阳错阴差

一个不知道怎么描述的故事。放心这次的安利是HE。

| 一 |
  混沌不信与人为善因果报应。他信祸害遗千年,他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
  但现在,他夹烟的手一抖,狠狠地把它摁灭在了老旧木式窗台上,尼古丁味儿死命挣扎几下又没有了。
  我去你妹妹的孙悟空啊。他一张白脸缓缓变得刷了层漆一样惨白,目光盲目地在破旧的宾馆室内扫了一圈,颓丧地聚会了窗台下那辆黑色别克上。驾驶室的门一开一合,下来一个人。那人看起来吊儿郎当,车都没锁就大步走向招待所正门的方向。混沌呼吸一滞,觉得有双大手掐住了自己的喉咙,吞咽都变得困难。
  我操你七大爷——能不能他妈就一次别像只狗似的跟着老子。...

1/5
©布珞纷 | Powered by LOFTER